•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突破!突破!——中央红军长征过粤北启示

        时间: 2019-06-27 02:13:23
    【字体:

    北京东城区办不动产权证__【电/V信同号:151.7389.8559】【无.需.打.开】【本.地.送.货.上.门】【诚.信.为.本】【质.量.保.证】【效.率.第.一】诚信服务用心。 突破!突破!——中央红军长征过粤北启示


      突破!突破!——中央红军长征过粤北启示

      新华社广州6月25日电题:突破!突破!——中央红军长征过粤北启示

      新华社记者

      这是一种力量,20多天昼夜急行军,一往无前。

      1934年10月25日起,中央红军长征主力部队先后经过粤北的南雄、仁化、乐昌、连县(今连州)、乳源梅花乡(今乐昌梅花镇),成功突破国民党设置的封锁线,顺利通过广东,向湖南方向挺进。

      这是一束光,二万五千里志之所向,不可阻挡。

      星夜渡过于都河,8.6万人的红色大军开启追击与摆脱、堵截与突破、天险与征服的角力,写下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伟大史诗;袭新田、夺城口、战茶料,激战铜鼓岭、抢占九峰山、翻越大王山……漫卷红旗,突破再突破,夺取一个个胜利。

      今天,置身粤北连绵不绝的群山密林,重访红军长征的战斗足迹,史诗之所以壮阔、奇迹之所以成为奇迹的答案令人怦然心动——

      突围——每一道封锁线,都视作凯歌前行的弓

      广东省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浈江绕着村子静静流过,一棵900多岁的古树洒下绿荫,遮住了半个江面。

      坐在树下,今年91岁的李梅德边说边用手指着方向:“红军从江西来到这里,打了入粤第一仗。”直到今天,村民依旧保存着红军留下的刺刀、子弹、手榴弹,奉若至宝。

      1934年10月13日,红军突破敌人设在江西境内、号称“铜墙铁壁、坚不可摧”的第一道封锁线。26日,红军经江西小和、万隆进入乌迳一带;随后,在新田村与修筑工事的敌军遭遇,歼敌20多人,取得首胜。

      当地村民说,红军能打仗、打胜仗。

      “第一道封锁线,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壮烈牺牲。”当地党史专家研究认为,红军不怕牺牲、英勇战斗,战斗力令敌人胆寒,这也是军阀陈济棠会跟红军签订“借道”秘密协议的原因。

      广东省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说,红军的既定目标是快速通过粤北,在南雄境内的乌迳、大塘等地只作短暂停留,便沿着梅岭山麓向西转移。

      得知红军突破第一道封锁线,蒋介石电令粤、湘军火速在汝城、仁化间阻截,摆开第二道封锁线。

      城口镇位于湘粤边境,古道交通咽喉。对于中央红军来说,进入南雄后,西入湖南,面对第二道封锁线,广东关隘城口镇是唯一通道。

      突围!一路马不停蹄!

      11月1日,红一军团第二师六团一营一夜奔袭150多里,抵达距城口约70里处,23岁的营长曾宝堂率队趁夜色潜伏到百米处桥头,一方面部署两个连牵制碉堡内敌军,另一方面以侦察排为先锋,强行过桥。很快,红军占领了城口镇。

      军情危急!4日,六团再次奉命阻击,在铜鼓岭与敌遭遇,对方倚仗地形、火力优势,向红军发起疯狂进攻。红军与敌人展开白刃战。此役,红军伤亡140多人。

      “仗打了两天一夜,现场很惨烈。”城口镇东光村村民刘东顺说。

      他的岳父李凤言当时在阵地上发现一位重伤的红军战士,战士托李凤言写了封信,大意是,他在城口负伤得到照料,这里的老乡和红军亲,请家人不要挂念。

      回望长征路上,找向导、筹军粮、打土豪,红军走进群众、依靠群众,同他们生死相依、患难与共,故事何其多!

      “红军突破封锁线的胜利,离不开当地老乡的支持帮助。”李君祥说。

      军民如鱼水迸发力量。

      突围!一路抢占先机!

      11月5日起,红军从城口出发,沿乐昌九峰山麓,往汝城、宜章一线疾进。

      此时,九峰山南的乐昌,敌三个团部署到位,向九峰山摸了上来。

      山窄崖深,暴雨如注。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团长耿飚率部从前卫变后卫,冲上九峰山顶,与刚爬上山的敌人拼死一战,掩护后续部队顺利通行。

      突围!一路挥师西进!

      11月10日,红一师攻占白石渡;12日,红三军团攻占湖南宜章。

      接连突破封锁线,红军士气大振。陆定一在《长征歌》中这样写道:“冲破两道封锁线,吓得何键狗胆寒”。

      “突破封锁线,群众路线起到重要作用,无论是在城口,还是在打宜章时,百姓帮忙挖战壕,打开城门迎接红军,这是红军胜利之本。”李君祥说,此前,红军巧借陈济棠与蒋介石国民政府之间的矛盾,达成秘密协议,为顺利通过封锁线提供了有利条件。

      征服——每一座大王山,都铸就攻坚克难的剑

      乐昌市境内的大王山脚下,“中国工农红军烈士之墓”的石碑巍然矗立。

      少有人知道,85年前这次艰难的行军。在大王山其中一个海拔1000多米的山顶上,仍有一条“C”形战壕。

      时间倒回至1934年11月6日,时令已近立冬,冷雨骤降。位于湘粤交界处的大王山海拔1600米左右,是红军长征后遇到的第一座高山。小路羊肠,路边悬崖峭壁。

      时任红一军团一师三团总支书记的萧锋在日记中写道,他们下午4时出发,“大王山山势很险,森林茂密,满山荆棘,行军很困难”。

      到半山腰时,夜幕降临,红军只好拄着拐杖,打着火把前进。

      一条火龙盘旋上去,成了一座螺旋形的火灯塔。昂起头来看上去,好像在天空一样,走得最远的几盏灯,好像几颗散乱的星子。

      这样的情形,在长征路上,一次又一次重演。统计数据表明,仅红一方面军,就翻越了18座山脉,跨过了24条大河。

      下山路滑,不少人摔了跤,“前面的人倒了,后面的人大笑起来。笑的人嘴还未合拢,自己又像滚西瓜般地溜了下去”。萧锋也因一不留神,摔倒掉进路边的山沟。

      幸运的是,半山腰的树丛将他挡住,萧锋才没有再往下滚,战友们用绳子和几副绑腿带把他吊了上来。

      中央红军长征之初,堪称“大搬家式”转移——

      十几门山炮拆卸开,光一个炮筒都要四个人抬;还有印钞机、X光机、纸张等大批物资,有的军团超过1000副担子。

      平均每天行军71华里,一支大军及它的辎重,要在一个地球上最严峻的地带保持这样的行军速度,创造了奇迹。

      能够提前预想的困难都算不上真正的困难,而红军突破的困难都是他们的极限!

      乐昌市党史办工作人员丁彩凤说,翻越大王山,红军将士完成的是一次对自然和艰苦环境的征服。

      回忆这段经历时,萧锋写道:“敌人围攻苏区,构筑了千沟万垒,妄图置红军于死地,但英勇的红军不是打出来了吗?大王山看上去高不可攀,但我们不是也闯过来了吗?”

      翻阅红军的日记、党史资料,红军战士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信心,革命的英雄主义、乐观主义跃然纸上——

      进入湖南丘陵地带,敌人的飞机像蚊子一样,每天都有八九十架次;

      四连昨天扩了四名,六连扩了六名,增加了战斗力量;

      晚上大风呼啸,天气异常寒冷。郭辉勉同志奏起了“梅花三弄”的曲子,这首曲子我还是两年前在广昌战役时听他演奏过;

      ……

      就这样,严密的封锁线被红军将士视作等闲,高耸的大王山被踩在脚下,逶迤的五岭成了腾起的细浪!

      超越——每一步长征路,都擂响改天换地的鼓

      “今天出发,使我感觉有点不同了,因为从今天起,就要离开我们的老家。”

      这是1934年10月18日,时任红一军团政治保卫局秘书童小鹏在日记当中写下的。

      “离开苏区,离开老家,意味着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从此开始了失去根据地的长期外线作战。”广东韶关市原党史办副主任梁观福说,故土难离、安土重迁是人之常情,从这个角度看,越是远离家乡,就越能看清他们为何长征、为谁而战。

      在南雄上塑村,时任红一军团供给部出纳科科长的彭显伦做出回答——

      彭显伦1926年参加革命后,敌人出于报复和震慑乡里的目的,掘了彭家的祖坟。他的妻子带着年幼的儿子四处躲藏。

      据介绍,长征期间,红军路过南雄时,曾把上塑村作为主力部队的宿营地。

      “但就是这么近的距离,父亲都没有顾得上回家看上一眼。”彭显伦的女儿彭汇生说,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她的父亲才终于回到家乡。

      在赣粤交界地区的上中站村,萧锋做出回答——

      在那里,队伍遇到一位姓罗红军的家属,他家中三人被敌人杀害,父亲只能乞讨。萧锋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她眼睛看不见了,也曾要过饭,是红军让她有了饭吃;红军一走,她肯定又要受苦讨饭了。

      萧锋情难自禁,提笔写下这样的话:“我们只有热心革命,早日打垮反动派,穷人才有出路。”

      “红军将士超越常人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不计一人之安危,不计一家之福祸。”梁观福说。

      这就是红军的信仰!中国工农红军对中国共产党的忠诚、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是长征胜利之魂,令他们百折不挠。

      这支红色大军是由红色的崇高理想武装起来的,他们每远离家乡前进一步,都是在擂响改天换地的战鼓。

      长征,每一步都播下了革命火种,为人民而战——

      11月7日拂晓,红九军团刚离开城口,就见城口墟上空升起滚滚浓烟,火光冲天。他们当即派部队返回,组织军民灭火。

      群众说,“白军杀人放火,红军舍己救民”。红军在当地名声大振,不少群众加入红军。

      今天走进粤北,在仁化等地,“红军是自己的军队”“消灭地主武装 农民起来打土豪分田地”等标语仍清晰可见。

      梁观福说,红军在粤北走群众路线,为项英、陈毅中央苏区留守部队在粤赣边界开展游击战打下深厚的群众基础。革命根据地在群众支持下如雨后春笋。

      长征,更开创了革命新局面——

      85年前,中央红军开始战略转移,重建革命根据地,在血与火中闯出一条走向新生、走向胜利的道路。一个崭新的、活跃跃的中国在15年后成立了!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们正以必胜的信念,继续改革开放新的长征,共同汇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力!(记者谢良、梅常伟、李松、李雄鹰、刘斐、刘羽佳)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北京东城区办不动产权证-主页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德阳高端装备制造行业明确新方向 目光向外 主动“走出去”

    发布时间:2016-10-18 17:43:36

    20161018174783908390.jpg

      5月25日上午,刚刚成立的德阳高端装备制造行业协会举办了首场信息交流发布会。东方电气集团、二重集团、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东方电机有限公司围绕各自业务需求和未来发展方向作了信息发布。
      针对当前经济新常态下国内出现的产能过剩情况,德阳高端装备制造行业纷纷将发展目光投向国外。结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东方电气集团决定在“十三五”期间,通过海外市场拓展、产能国际合作、要素  “走出去”等方式,拓展发展领域,建成海外制造基地,全球配置资源,实现国际化布局和经营取得突破,“十三五”末海外营业收入占比超过30%。实现路径主要是:调整和拓展集团海外业务模式,由以往传统的以海外工程承包和设备成套方式带动集团产品出口为主,转变为集团装备、技术、标准、服务、投资、运营“走出去”,打造国际知名品牌,推动集团国际化经营向中高端发展,建立集团海外项目投资机制。
      东汽、东方电机、二重等则表示,在提升自身传统优势项目的同时,积极向太阳能光热、核电、风电、工业余热利用、压缩机驱动、给水泵汽轮机、中小型汽轮机等新领域不断迈进,确保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保持国内领先、达到世界先进平,为中国高端制造走向世界增添份量。
      大型国企业务的拓展,让与之配套的相关中小型制造行业从业人员感到了机遇和挑战,认为必须适应新的发展形势,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
      “信息交流发布会透露的发展新方向,必将引发新一轮创新热潮。”有关业内人士表示。

      副市长王箭主持发布会。                       (文章来源:德阳日报)